公告 网站公告:
中华道历4715年  


QQ:

2789168405

邮箱:

tianjinggong@Foxmail.com


道藏辑要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道教文化 > 道藏辑要
南华真经注疏卷之三十四
来源:   添加时间:2018-3-13   点击:1128
 

河南郭象注 唐西华法师成玄英疏

杂篇列御寇第三十二

列御寇之齐,中道而反,遇伯昏瞀人。

〔疏〕伯昏,楚之贤士,号曰伯昏瞀人,隐者之徒也。御寇既师壶子,又事伯昏,方欲适齐,行於化道,自惊行浅,中路而还,适逢瞀人,问其所以。

伯昏瞀人曰:奚方而反?

〔疏〕方,道也。奚,何也。汝行何道?欲往何方?问其所由中涂反意也。

曰:吾惊焉。

〔疏〕自觉己非,惊惧而反。此略答前问意。

曰:恶乎惊?

〔疏〕重闻御寇於何事进而起惊心。

曰:吾尝食於十浆,

〔注〕卖浆#1之家。

而#2五浆先馈

〔注〕言其敬己。

〔疏〕馈,遗也。十浆,谓有十家卖浆饮也。列子因行渴,於逆旅十家卖饮,而五家先遗,睹其容观,竞起惊#3心,未能冥混,是以惊惧也。

伯昏瞀人曰:若是,则汝何为惊己?

〔疏〕更问惊由,庶陈己失。

曰:夫内诚不解,

〔注〕外自矜饰。

〔疏〕自觉内心实智,未能悬解,为物所敬,是以惊而归。

形谋成光,

〔注〕举动便辟而成光仪也。

以外镇人心,

〔注〕其内实不足以服物。

〔疏〕谋,便僻貌也。镇,服也。仪容便僻,动成光华,用此外形,镇服人物。

使人轻乎贵老,

〔注〕若镇物由乎内实,则使人贵老之情笃也。

而毙其所患。

〔注〕言以美形动物,则所患乱生也。

〔疏〕整,乱也。未能混俗同尘而为物标杓,使人敬贵於己而轻老人,良恐祸患方乱生矣。

夫浆人特为食羹之货,无#4多余之赢,其为利也薄,其为权也轻,而犹若是,

〔注〕权轻利薄,可无求於人。

而况於万乘之主乎。

〔疏〕特,独也。赢,利也。夫卖浆之人,独有羹食为货,所盈之物,盖亦不多。为利既薄,权亦非重,尚能敬己,竞走献浆,况在君王,权高利厚,奔驰尊贵,不亦宜乎。

身劳於国而知尽於事,彼将任我以事而效我以功,吾是以惊。

〔疏〕夫君人者,位总万机,威跨四海,故躬疲倦於邦国,心尽虑於世事,则思贤若渴以代己劳,必将任我以物务而验我以功绩,徇外丧内,逐伪忘真。惊之所由,具陈如是也。

伯昏瞀人曰:善哉观乎。

〔疏〕汝能观察己身,审知得丧,嘉其自觉,故欺善哉。

汝处己,人将保汝矣。

〔注〕苟不遗形,财所在见保。保者,聚守之谓也。

〔疏〕保,守也。汝安处己身,不能忘我,犹显形德,为物所归,门人请益,聚守之矣。

无几何而往,则户外之屦满矣。

〔疏〕无几何,谓无多时也。俄顷之间,伯昏往御寇之所,适见脱屦户外,跣足升堂,请益者多矣。

伯昏瞀人北面而立,敦杖蹙之乎颐,立其间,不言而出。

〔疏〕敦,坚也。以杖柱颐,听其言说,倚立间久,忘言而归也。

宾者以告列子,列子提屦,跣而走,暨乎门,曰:先生既来,曾不发药乎?

〔疏〕宾者,谓通宾客人也。御寇闻师友立,不言而归,於是竦息惭惕,不暇纳屦,跣足驰走,至门而反,高人既来,庶蒙缄艾,不尝开发药石,遗弃而还。诚心钦渴,有此固请也。

曰:已矣,吾固告汝曰人将保汝,果保汝矣。

〔疏〕已,止也。我已於先固告汝,汝不能韬光晦迹,必为物所归依。今果见汝门人满室,吾昔语汝,谅非虚言。宜止所请,无劳辞费。

非汝能使人保汝,而汝不能使人无保汝也。

〔注〕任平而化,则无感无求,无感无求,乃不相保。

〔疏〕显迹於外,故为人保之;未能忘德,故不能无守也。

而焉用之感豫出异也。

〔注〕先物施惠,惠不因彼,豫出则异也。

〔疏〕而,汝也。焉,何也。夫物我两忘,亦何须物来感己。必有机来,感而后应,不劳预出异端,先物施惠。

必且有感,摇而本性,又无谓也。

〔注〕必将有感,则与本性动也。

〔疏〕摇,动也。必固有感迫而后起,率其本性,摇而应之,灭迹匿端,有何称谓也。

与汝游者又莫汝告也,彼所小言,尽人毒也。

〔注〕细巧入人为小言。

〔疏〕共汝同游,行解相类,唯事浮辫细巧之言,佞媚於人,尽为鸠毒,讵能用道以告汝也。

莫觉莫悟,何相孰也。

〔疏〕孰,谁也。彼此迷涂,无能觉悟#5,何谁独晓以相告乎?

巧者劳而知者忧,无能者无所求,饱食而遨,游泛若不系之舟,虚而遨游者也。

〔注〕夫无其能者,唯圣人耳。过此以下,至於昆虫,未有自忘其能而任众人者也。

〔疏〕夫物未尝为,无用忧劳,而必以智巧困弊。唯圣人泛然无系,泊尔忘心,譬彼虚舟,任运逍遥。

郑人缓也呻吟裘氏之地。

〔注〕呻吟,吟咏之谓。

祇三年而缓为儒,

〔注〕祇,适也。

〔疏〕呻吟,咏读也。裘氏,地名也。祗,适也。郑人名缓,於裘地学问,适经三年而成儒道。

河润九里,泽及三族,使其弟墨。

〔注〕三族,谓父母妻族也。能使弟成於墨教也。

儒墨相与辩,其父助翟。

〔注〕翟,缓弟名。

〔疏〕翟,缓弟名也。儒则宪章文武,祖述尧舜,甚固吝,好多言。墨乃遵於禹道,勤俭好施。儒墨涂别,志尚不同,各执是非,互相争辩,父党小儿,遂助於翟矣。

十年而缓自杀。其父梦之曰:使而子为墨者子也。阖胡#6尝视其良,既为秋栢之实矣?

〔注〕缓怨其父之助弟,故感激自杀,死而见梦,谓己既能自化为儒,又化弟令墨,弟由己化而不能顺己,己以良师而便怨死精#7诚之至,故为秋栢之实。

〔疏〕阖,何不#8也。秋栢,劲木也。父既助翟,而缓恨之,经由十年,感激自杀,仍见梦於父,以申怨言云:使汝子为墨者,我之功力也。何不看视我为贤良之师而更朋助弟?我怨恨之甚,化为异物秋栢子实,生於墓上。亦有作垠字者,垠,冢也。云:汝何不看我冢上,已化为秋栢之木而生实也?

夫造物者之报人也,不报其人而报其人之天。

〔注〕自此已下,庄子辞也。夫积习之功为报,报其性,不报其为也。然则学习之功,成性而已,岂为之哉。

〔疏〕造物者,自然之洪炉也,而造物者无物也,能造化万物,故谓之造物也。夫物之智能,禀乎造化,非由从师而学成也。故假於学习,辅道自然,报其天性,不报人功也。是知翟有墨性,不从缓得。缓言我教,不亦缪乎。

彼故使彼。

〔注〕彼有彼性,故使习彼。

〔疏〕彼翟先者有墨性,故成墨,若率性素无,学终不成也。岂唯墨翟,庶物皆然。

夫人以己为有以异於人以贱其亲,

〔注〕言缓自美其儒,谓己能有积学之功,不知其性之自然也。夫有功以贱物者,不避其亲也,无其身以平往性#9者,贵贱不失其伦也。

〔疏〕言缓自恃於己有学植之功,异於常人,故轻贱其亲而汝於父也。人之迷滞,而至於斯乎。

齐人之井饮者相捽也。故曰今之世皆缓也。

〔注〕夫穿井所以通泉,吟咏所以通性。无泉则无所穿,无性则无所咏,而世皆忘其泉性之自然,徒识穿咏之末功,因欲矜而有之,不亦妄乎。

〔疏〕夫土下有泉,人各有性,天也;穿之成井,学以成术者,人也。嗟乎,世人迷妄之甚,徒知穿学之末事,不悟泉性之自然,而矜之以为己功者,故世皆缓之流也。齐人穿凿得井,行李汲而饮之,井主护水,捽头而休,庄生闻之,故引为谕#10。

自是,有德者以不知也,而昆有道者乎。

〔注〕观缓之谬以为学,父故能任其自尔而知,故无为其间也。

〔疏〕观缓之迷,以为己诚有德之人,从是之后,忘知任物,不复自矜,况体道之人,岂视其功邪。

古者谓之遁天之刑。

〔注〕仍自然之能以为己功者,逃天者也,故刑戮及之。

〔疏〕不知物性自尔,矜为己功者,逃遁天然之理也。既乖造化,故刑戮及之。

圣人安其所安,不安其所不安;

〔注〕夫圣人无安无不安,顺百姓之心也。

〔疏〕安,任也。任群生之性,不引物从己,性之无者,不强安之,故所以为圣人也。

众人安其所不安,不安其所安。

〔注〕所安相与异,故所以为众人也。

〔疏〕学己所不能,安其所不安也;不安其素分,不安其所安也。

庄子曰:知道易,勿言难。

〔疏〕玄道窈冥,言像斯绝,运知则易,忘言实难。

知而不言,所以之天也;知而言之,所以之人也;

〔疏〕妙悟玄道,无法可言,故诣於自然之境,虽知至极而犹存言辫,斯未离於人伦矣。

古之人#11,天而不人。

〔注〕知而落天地,未尝开言以引物,应其至分而已。

〔疏〕复古真人,知道之士,天然淳素,无复人情。

朱汗漫学屠龙於支离益,单千金之家,三年技成而无所用其巧。

〔注〕事在於适,无贵於远功。

〔疏〕姓朱,名汗漫。姓支离,名益。殚,尽也。罄千金之产,学杀龙之术,伏膺三岁,其道方成,伎虽巧妙,卒为无用。屠龙之事,於世稍稀,欲明处涉人间,贵在适中,苟不当机,虽大无益也。

圣人以必不必,故无兵;

〔注〕理虽必然,犹不必之,斯至顺矣,兵其安有。

〔疏〕达道之士,随逐物情,理虽必然,犹不固执,故无交争也。

众人以不必必之,故多兵;

〔注〕理虽未必,抑而必之,各又其所见,则乖逆生也。

〔疏〕庸庶之类,妄为封执,理不必尔而固必之,既件物情,则多乖矣。

顺於兵,故行有求。

〔注〕物各顺性则足,足则无求。

〔疏〕心有贪求,故任於执固之情也。

兵,恃之则亡。

〔注〕不得已而用之,以恬淡为上者,未之亡也。

〔疏〕不能大顺韦命,而好乖逆物情者,则几亡吾宝矣。

小夫之知,不离苞苴竿牍,

〔注〕苞苴以遗,竿牍以问,遗问之具,小知所殉。

〔疏〕小夫,犹匹夫也。苞苴,香草也。竿牍,竹简也。夫搴芳草以相赠,折简牍以相问者,斯盖俗中细务,固非丈夫之所忍为。

敝精神乎蹇浅,

〔注〕昏於小务,所得者浅。

〔疏〕好为遗问,徇於小务,可谓劳精神於跛蹇浅薄之事,不能游虚涉远矣。而欲兼济导#12物,

太一形虚。若是者,迷惑于宇宙,形累不知太初。

〔注〕小夫之知,而欲兼济导物,经虚涉远,志大神敝,形为之累,则迷惑而失致也。

〔疏〕以奏浅之知,而欲兼济群物,导达群生,望得虚空其形,合太一之玄道者,终不可也。此人迷於古今,形累於六合,何能照知太初之妙理邪。

彼至人者,归精神乎无始而甘瞑#13乎无何有之乡。

〔疏〕无始,妙本也。无何有之乡,道境也。至德之人,动而常寂,虽复兼济道物,而神凝无始,故能和光混俗而恒寝道乡也。

水流乎无形,发泄乎大清。

〔注〕泊然无为而任其天行也。

〔疏〕无玖顺物,如水流行,随时适变,不守形迹。迹不离本,故虽应动,恒发泄於太清之极也。

悲哉乎,汝为知在毫毛,

〔注〕为知所得者细。

而不知大宁。

〔注〕任性大宁而至。

〔疏〕苞苴竿牍,何异毫毛。如斯运智,深可悲叹。精神浅薄,讵知乎至寂之道邪。

宋人有曹商者,为宋王使秦。其往也,得车数乘;王悦之,益车百乘。

〔疏〕姓曹,名商,宋人也。为宋偃王使秦,应对得所,秦王爱之,遂赐车百乘。乘,驷马也。

反於宋,见庄子曰:夫处穷闾阪巷,困窘织屦,槁项黄馘者,商之所短也;一悟万乘之主而从车百乘者,商之所长也。

〔疏〕窘,急也。言贫穷困急,织屦以自供,颈项枯槁而憔悴,头面黄瘦而馘厉,当尔之际,是商之所短也。一使强秦,遂使秦王惊悟,遗车百乘者,是商之智数长也。以此自多,矜夸庄子也。

庄子曰:秦王有病召医,破痈溃痤者得车一乘,舐痔者得车五乘,所治愈下,得车愈多。子岂治其痔邪,何得车之多也?子行矣。

〔注〕夫事下然后功高,功高然后禄重,故高远恬淡者遗荣也。

〔疏〕痈,痒热毒肿也。痔,下漏病也。庄生风神俊悟,志尚清远,既而纵此奇辩以挫曹商。故郭注云,夫事下然后功高,功高然后禄重,高远恬淡者遗荣也。

鲁哀公问乎颜阖曰:吾以仲尼为贞干,国其有廖乎?

〔疏〕言仲尼有忠贞干济之德,欲命为卿相,鲁邦乱病庶瘳差矣。

曰:殆哉圾#14乎仲尼。

〔注〕圾,危也。夫至人以民静为安。今一为贞干,则遗高迹於万世,令饰竞於七义而画其毛彩,百姓既危,至人亦无以为安也。

〔疏〕殆,近也。圾,危也。以贞干迹率物,物既失性,仲尼何以安也。

方且饰羽而画,

〔注〕凡言方且,皆谓后世,从事#15饰画,非任真也。

〔疏〕方将贞干辅相鲁廷,万代奔逐,修饰羽仪,丧其真性也。

从事华辞,以支为旨,

〔注〕将令后世之从事者无实,而意趣横出也。

〔疏〕圣迹既彰,令从政任事,情伪辞华,析派分流为意旨也。

忍性以视民而不知不信,

〔注〕后世人君,将慕仲尼之遐轨,而遂忍性自矫伪以临民,上下相习,遂不自知也。

〔疏〕后代人君,慕仲尼遐轨,安忍情性,用之临人,上下相习,矫伪黔黎,而不知己无信实也。以华伪之迹教示苍生,禀承心灵,宰割真性,用此居人之上,何足称哉。

受乎心,宰乎神,夫何足以上民。

〔注〕今以上民,则后世百姓非直外形从之而已,乃以心神受而用之,不能复自得於体#16中也。

〔疏〕彼代百姓,非直外形从之,乃以心神受用之,不能复自得之性,以此居民上,何足可安哉。

彼宜汝与?

〔注〕彼,百姓也。汝,哀公也。彼与汝各自有所宜,相效则失真,此即今之见验。

〔疏〕彼,百姓也。汝,哀公也。百姓与汝各有所宜,若将汝所宜与百姓,不可也。

予颐与?

〔注〕效彼非所以养己也。

〔疏〕予,我也。颐,养也。我与百姓怡养不同,譬如鱼乌,升沈各异,若以汝所养卫物,物我俱失也。

误而可矣。

〔注〕正不可也。

〔疏〕以贞干之迹错误行之,正不可也。

今使民离实学伪,非所以视民也,为后世虑,不若休之。

〔注〕问不谓当时也。

〔疏〕离实性,学伪法,不可教示黎民,虑后世荒乱,不如休止也。

难治也。

〔注〕治之则伪,故圣人不治也。

〔疏〕舍己效物,圣人不治也。

施於人而不忘,非天布也。

〔注〕布而识之,非刍狗万物也。

〔疏〕二仪布生万物,岂贵#17恩也。

商贾不齿,

〔注〕况士君子乎。

〔疏〕夫能施求报,商客尚不齿理,况君子士人乎。

虽以事#18齿之,神者弗齿。

〔注〕要能施惠,故於事不得不齿,以其不忘,故心神忽之。此百姓之大情也。

〔疏〕施而不忘,未合天道。能施恩惠,於物事不得不齿,为责求报,心神轻忽不录,百姓之情也。事之者,性情也。

为外刑者,金与木也;

〔注〕金,谓刀锯斧钺;木谓棰楚极桎。

为内刑者,动与过也。

〔注〕静而当,则外内#19无刑。

宵人之离外刑者,金木讯#20之;

〔疏〕宵,暗夜也。离,罗也。讯,问也。暗惑之人,罹於宪网,身遭枷杻斧钺之刑也。

离内刑者,阴阳食之。

〔注〕动而过分,则性气伤於内,金木讯於外也。

〔疏〕若不止分,则内结寒暑,阴阳残食之也。

夫免乎外内之刑者,唯真人能之。

〔注〕自非真人,未有能止其分者,故必外内受刑,但不问大小耳。

〔疏〕心若死灰,内不滑灵府,形同槁木,外不挂桎梏,唯真人哉。

孔子曰:凡人心险於山川,难於知天;天犹有春秋冬夏旦暮之期,人者厚貌深情。

〔疏〕人心难知,甚於山川,过於苍昊。厚深之状,列在下文。

故有貌愿而益,有畏若不肖,

〔疏〕愿,悫真也。不肖,不似也。人有形如悫真,而心益虚浮也;有心实长者,形如不肖也。

有顺#21怀而远,

〔疏〕怀,急也。形顺躁急而心达理也。

有坚而缦,有缓而针。

〔注〕言人情貌之反有如此者。

〔疏〕缦,缓也。焊,急也。自有形如坚固而实散缦,亦有外形宽缓心内躁急也。

故其就义若渴者,其去义若热。

〔注〕但为难知耳,未为殊无迹。

〔疏〕人有就仁义如渴思水,舍仁义若热逃火,虽复难知,未为无迹。征#22验具#23列下文也。

故君子远使之而观其忠,近使之而观其敬,

〔疏〕远使忠佞斯彰,咫步敬慢立明者也。

烦使之而观其能,

〔疏〕烦极任使,察其彼能。

卒然问焉而观其知,

〔疏〕卒问近对,观其愿智。

急与之期而观其信,

〔疏〕忽卒与期,观信契也。

委之以财而观其仁,

〔疏〕仁者不贪。

告之以危而观其节,

〔疏〕告危亡,验节操。

醉之以酒而观其则,杂之以处而观其色。

〔疏〕至人酒不能昏法则,男女参居,贞操不易。

九征至,不肖人得矣。

〔疏〕君子易观,不肖难明。然视其所以,观其所由,察其所安,搜之有涂,亦可知也。

〔疏〕九事征验,小人君子,厚貌深情,必无所避。

正考父一命而伛,再命而偻,三命而俯,循墙而走,孰敢不轨。

〔注〕言人不敢以不轨之事侮之。

〔疏〕考,成也。父,大也。有考成大德而履正道,故号正考父,则孔子十代祖宋大夫也。士一命,大夫二命,卿三命也。偃曲循墙,并敬容极恭,卑退若此,谁敢将不轨之事而侮之也。

如而夫者,一命而吕巨,再命而於车上舞,三命而名诸父,孰协唐许。

〔注〕而夫,谓凡夫也。唐,谓尧也,许,谓许由也。言而夫与考父者,谁同於唐许之事也。

〔疏〕而夫#24鄙夫也。诸父,伯叔也。凡夫笃竞轩冕,一命则吕巨夸华,再命则援绥作舞,三命善识自高,下呼伯叔之名。然考夫谦夸各异#25,格量胜劣,谁同唐尧许由无为禅让之风哉。

贼莫大乎德有心

〔注〕有心於为德,非真德也。夫真德者,忽然自得而不知所以德也。

〔疏〕役智劳虑,有心为德,此贼害之甚也。

而心有睫#26,

〔注〕率心为德,犹之可耳;役心於眉睫之间,则伪已甚矣。

及其有眼也而内视,内视而败矣。

〔注〕乃欲探射幽隐,以深为事,则心与事俱败矣。

〔疏〕率心为役,用心神於眼睫,缘虑逐境,不知休止,致危败甚矣。

凶德有五,中德为首。

〔疏〕谓心耳眼舌鼻也。曰此五根,祸因此德,谓凶德也。五根祸主,中德为无心也。

何谓中德?中德也者,有以自好也而吡其所不为者也。

〔注〕吡,訾也。夫自是而非彼,则攻之者非一,故为凶首也。若中无自好之情,则恣万物之所是,所是各不自失,则天下皆思奉之矣。

〔疏〕吡,訾也。用心中所好者自以为是,不同己为者訾而非之。以心中自是为得,故曰中德。

穷有八极,达有三必,形有六府。

〔疏〕八极三必穷达,犹人身有六府也。列下文矣。

美髯长大壮丽勇敢,八者俱过人也,因以是穷。

〔注〕穷於受役也。然天下未曾穷於所短,而恒以所长自困。

〔疏〕美,恣媚也。髯,髭鬓也。长,高也。大,粗大也。壮,多力;丽,妍华;勇,猛;敢,果决也。蕴此八事,超过常人,受役既多,因以穷困也。

缘循,偃侠,困畏不若人,三者俱通达。

〔注〕缘循,杖物而行者也。偃佒,不能俯执者也。困畏,怯弱者也。此三者既不以事见任,乃将接佐之,故必达也。

〔疏〕循,顺也,缘物顺他,不能自立也。偃佒,仰首不能俛执也。困畏,困苦怯#27惧也。有此三事不如恒人,所在通达也。

知慧外通,

〔注〕通外则以无崖伤其内也。

〔疏〕自持智慧照物,外通尘境也。

勇动多怨,

〔注〕怯而静,乃厚其身耳。

〔疏〕雄健躁扰,必招雠隙。

仁义多责。

〔注〕天下皆望其爱,然爱之则有不周矣,故多责。

〔疏〕仁义则不周,必有多责也。

达生之情者傀,

〔注〕傀然,大恬解之貌也。

达於知者肖#28;

〔注〕肖,释散也。

〔疏〕注云:消,释散也;傀,恬解也。达悟之崖,真性虚照,傀然县解,无系恋也。

达大命者随,

〔注〕泯然与化俱也。

〔疏〕大命,大年。假如彭祖寿考,随而顺之,亦不厌其长久#29,以为劳苦□也。

达小命者遭,

〔注〕每在节上住乃悟也。

〔疏〕小命,小年也。遭,遇也。如殇子促龄,所遇斯适,曾不介#30怀耳。

人有见宋王者,锡车十乘,以其十乘骄穉庄子。

〔疏〕锡,与也。穉,后也。宋襄王时,有庸琐之人游宋,妄说宋王,锡车十乘,用此骄炫,排庄周於己后,自矜物先也。

庄子日:河上有家贫恃纬萧而食者,其子没於渊,得千金之珠。其父谓其子曰:取石来锻之。夫千金之珠,必在九重之渊而骊龙颔下,子能得珠者,必遭其睡也。使骊龙而寤,子尚奚微之有哉。

〔疏〕苇,芦也。萧,蒿也。家贫织芦蒿为薄,卖以供食。锻,椎也。骊,黑龙也,颌下有千金之珠也。譬讥得车之人也。

今宋国之深,非直九重之渊也;宋王之猛,非直骊龙也;子能得车者,必遭其睡也。使宋王而寤,子为h粉夫。

〔注〕夫取富贵,叉顺乎民望也,若挟奇说,乘天衢,以婴人主之心者,明君之所不受也。

故如有所誉,必有所试,於斯民不违,佥日举之,以合万夫之望者,此三代所以直道而行之也。

〔疏〕怀忠贞以感人主者,必非常之赏。而用左道,使其说佞媚君王,侥幸於富贵者,故有骄@之容。亦何异遭骊龙睡得珠邪。余详注意。

或聘於庄子。

〔疏〕寓言,不明聘人姓氏族,故言或也。

庄子应其使曰:子见夫牺牛乎?

〔疏〕牺,养也。君王预前三日养牛祭#31宗庙曰牺也。

衣以文绣,食以刍菽,及其牵而入於太庙,虽欲为孤犊,其可得乎。

〔注〕乐生者畏牺而辞聘,髑髅闻生而矉概此死生之情异而各自当也。

〔疏〕刍,草也。菽,豆也。牺养丰赡,临祭日求为孤犊不可得也。况禄食之人,例多夭折,嘉遁之士,方足全生。庄子清高,笑彼名利。

庄子将死,弟子欲厚葬之。庄子曰:吾以天地为棺椁,以日月为连璧,星辰为珠玑,万物为赍送。吾葬具岂不备邪?何以加此。

〔疏〕庄子妙达玄道,逆旅形骸,故棺椁天地,炉冶两仪,珠玑星辰,变化三景,资送备矣。门人厚葬,深乖造物也。

弟子日:吾恐乌鸢之食夫子也。庄子曰:在上乌鸢食,在下为蝼蚁食,夺彼与此,何其偏也。

〔疏〕鸢,鹚也。门人荷师主深恩也,将欲厚葬,避其乌鸢,岂知厚葬还遭蝼蚁。情好所夺,偏私之也。

以不平平,其平也不平;

〔注〕以一家之平平万物,未若任万物之自平也。

〔疏〕无情与夺,委任均平,此真平也。若运情虑,均平万物,若欲起心,已不平矣。

以不征征,其征也不征。

〔注〕征,应也。不因万物之自应而欲以其所见应之,则必有不合矣。

〔疏〕圣人无心,有感则应,此真应也,若有心应物,不能应也。征,应也。

明者唯为之使,

〔注〕夫执其所见,受使多矣,安能使物哉。

〔疏〕自炫其明,情应於务,为物驱使,何能,役人也。

神者征之。

〔注〕唯任神然复能至颇,故无往不应也。

〔疏)神者无心,寂然不动,能无不应也。

夫明之不胜神也久矣;

〔注〕明之所及!不过於形骸也,至顺则无远近会深,皆各自得。

〔疏〕明则有心应务,为物驱役,神乃无心,应感无方。有心不及无心,存应不及忘应,格量可知也。

而愚者侍其所见入於人,其功外也,不亦悲乎。

〔注〕夫至顺则用发於彼而以藏於物,若恃其所见,执其自是,虽欲入人,其功外矣#32。

〔疏〕夫忘怀应物者,为而不恃,功成不居。愚惑之徒,自执其用,叨人功绩,归入已身,虽欲矜伐,其功外矣。迷忘#33如此,深可悲哉。

南华真经注疏卷之三十四竟

#1四库本『浆』作『响』,下同。

#2原作『曰勿翁枕偿四库本改作『而』。

#3依注文『惊』当作『敬』。

#4王拿鱼依《阙误》引江南古戴本及文如海、张言房本补,据成疏亦当有『无』字。

#5郭庆藩引文『无能觉悟』作『无能觉无能悟』。

#6《阙误》引文成李三本俱无『胡』宇。

#7『死精』二字当在『怨』下,依四库本及郭庆藩引文改移。

#8『不』宇依文意及郭庆务引文补。

#9依四库本及王孝鱼说『往』当作『性』。

#10王孝鱼校改『论』作『喻』。

#11《阙误》引张君房本『人』上有『至』字。

#12四库本『导』作『道』。

#13四库本『瞑』作『冥』。

#14赵练议本【圾』作『汲」,注同。

#15『将然』二字依四库本及王孝鱼校注改作『从事』。

#16原作『心J,疑误,今依四库本及郭庆藩引文改正。

#17郭庆蓦引文改『责』作『贵』。

#18四库本『事」作『士』。

#19四库本『外内』作【内外』。

#20四库本『讯』作『□』。

#21《阙误》引江南古藏本『顺』作『慎』。

#22王孝鱼依上下文补『征』字。

#23原作『心』,依郭庆藩引文及上下文意改作『具』。

#24依正文注文『夫』当移于『而』下。故改。

#25原作『累』,授误,依正文及郭庆藩引文改作『异』。

#26原作『跟』疑讹,依注文及四库本改作『睫』,《释文》亦然,下同。

#27『怯』字依文意及郭庆藩引文补。

#28《道藏》本『肖』作『消』。

#29原作『人』,疑误,依文意及郭庆藩引文改作『久』。

#30原作『分』,疑讹,号文意及郭庭藩引文改作『介』。

#31原作『拟』,误,依文意及郭庆藩引文改作『祭』。

#32四库本作『其功之外也』。


#33郭庆藩引文改『忘』作『妄』。

天静宫 © 版权所有 地址:安徽省涡阳县涡北街道天静宫 宗教场所登记证号:宗场证字(皖)SGII001号 备案号:皖ICP备16002350号 服务电话:0558-7308259 技术支持:企隆网络